【科普】“癌中之王”胰腺癌肿瘤基因检测

2024.01.08 责任编辑:陈醒 阅读量:207

“胰腺癌”万癌之王
胰腺癌是一种起源于胰腺导管上皮及腺泡细胞的恶性肿瘤,它起病隐匿,早期阶段很少被发现确诊,大部分胰腺癌被发现确诊时已为晚期,并伴有转移,这时治疗非常困难,预后较差,导致胰腺癌患者的五年相对生存率极低,因此被称为“癌中之王”
根据WHO统计数据分析发现[1],胰腺癌发病率最高的是北美、欧洲和阿根廷,其次是东亚和澳大利亚。在全球范围内,胰腺癌在癌症相关死亡原因中排名第七。尽管发病率因国家而异,但全球趋势表明胰腺癌诊断呈上升趋势,因此预计它将很快成为西方国家癌症死亡的第二大原因。在人类发展指数较高的国家,胰腺癌的发病率大约是发展中国家的5倍,西欧和北美分别为每10万人8.5例和8.0例,而东南亚仅为每10万人1.3例。根据《2020 中国肿瘤登记年报》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胰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分别为每十万人4.13例和3.66例。发病率在所有癌症中排在第13位,死亡率排在第7位。
1.PNG 324.1 KB

胰腺癌发生的原因

在美国,胰腺癌的发病率自2010年以来每年增加0.5%。相关研究指出,诊断为胰腺癌的患者的平均年龄为65岁,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正常人75岁时患胰腺癌的总风险为1.7%,因此,发达国家居民的寿命较长被认为是胰腺癌患者增多的一个原因。但最近的数据表明,胰腺癌的诊断在年轻人中呈上升趋势,其中年轻女性的增长最为显著。肥胖、糖尿病和酒精使用的增加被认为是导致年轻发病胰腺癌增加的可能因素[2]。此外,专家认为约5%~10%的胰腺癌患者具有致病性胚系基因突变,可增加患胰腺癌的风险性及对胰腺癌的易感性。

NCCN指南推荐
NCCN指南推荐胰腺癌患者、尤其是具有胰腺癌家族史患者进行遗传突变的检测,包括ATM, BRCA1, BRCA2, CDKN2A, MLH1, MSH2, MSH6,PALB2, PMS2, STK11和TP53基因突变。

此外,NCCN指南指出对于局部晚期/转移性胰腺癌患者可进行基因检测,包括但不限于(ALK、NRG1、NTRK、ROS1、FGFR2、RET) 融合,(BRAF、BRCA1/2、KRAS、PALB2)基因突变以及HER2扩增、MSI/MMR、TMB等。

在局部晚期/转移性疾病的后续治疗和复发性疾病的治疗中推荐NTRK融合阳性患者使用恩曲替尼或拉罗替尼;推荐BRAF V600E突变阳性患者使用达拉菲尼(dabrafenib)联合曲美替尼(trametinib)治疗方案;在局晚期/转移性胰腺癌的后续治疗和疾病复发的治疗中推荐了RET基因融合阳性患者使用塞普替尼(selpercatinib)。
 推荐帕博利珠单抗用于MSI-H、dMMR或TMB-H的局部晚期/转移性疾病的后续治疗和复发性疾病的治疗中;多塔利单抗推荐用于MSI-H、dMMR的局部晚期/转移性疾病的后续治疗和复发性疾病的治疗中;纳武利尤单抗+伊匹木单抗用于TMB-H的局部晚期或复发转移性患者(2B类)。

 在转移性胰腺癌维持治疗中,NCCN指南推荐奥拉帕利用于胚系BRCA1/2突变的治疗;卢卡帕利用于胚系及体系BRCA1/2突变或PALB2突变的治疗。

胰腺癌60基因检测产品
蓝沙生物推出胰腺癌60基因检测产品,采用高通量测序技术,检测胰腺癌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化疗和遗传风险密切相关的60个基因和微卫星不稳定性(MSI)。检测的突变类型包含单碱基替换(SNV)、小片段插入缺失(Indel)、拷贝数变异(CNV)和部分基因融合(Fusion)。

适用人群
· 初次就诊,希望得到最优用药方案的胰腺癌患者。
· 常规用药方案疗效不佳, 需制定个体化治疗方案的胰腺癌患者。
· 用药方案无效,发生复发或者转移,需要重新制定治疗方案的胰腺癌患者。
· 探寻免疫治疗机会的胰腺癌。
· 有胰腺癌家族遗传史的人群。
结语
随着医学的飞速发展,胰腺癌新增了很多靶向免疫药。如果不能手术切除,可以通过免疫、靶向治疗、化疗治疗,进行间期治疗延缓疾病的进展。当然在这一治疗过程中,基因检测目前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同时,根据基因检测的结果,NCCN指南作为一个权威指南能够提供一些指导性的意见,旨在让所有的患者朋友们能够活得更好,活得更长!
总而言之,基因检测能够给胰腺癌的诊疗提供更多指引,我们建议所有的胰腺癌患者都要进行基因检测。

参考文献
[1]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Cancer Today https://gco.iarc.fr/today/online-analysis-map?v=2020&mode=population&mode_population=continents&population=900&populations=900&key=asr&sex=0&cancer=13&type=0&statistic=5&prevalence=0&population_group=0&ages_group%5B%5D=0&ages_group%5B%5D=17&nb_items=10&group_cancer=1&include_nmsc=1&include_nmsc_other=1&projection=natural-earth&color_palette=default&map_scale=quantile&map_nb_colors=5&continent=0&show_ranking=0&rotate=%255B10%252C0%255D (2020)
[2] Stoffel, E. M., Brand, R. E., & Goggins, M. (2023). Pancreatic Cancer: Changing Epidemiology and New Approaches to Risk Assessment, Early Detection, and Prevention. Gastroenterology, 164(5), 752–765. https://doi.org/10.1053/j.gastro.2023.02.012


返回上页
意见反馈

类型

联系方式

内容

DNA鉴定

根据孟德尔遗传定律(亲子鉴定的理论基础),孩子身上的遗传物质一半来自于生物学父亲(简称“生父”),一半来自于生物学母亲(简称“生母”),每个基因座上的两个等位基因也分别来自生父和生母。DNA亲子鉴定就是根据科学技术将子女的DNA信息与父亲、母亲的DNA信息相比对,如果符合即是亲生关系,不符则非亲生。

蓝沙生物依托自主研发的多项国家专利技术,向广大社会公众提供准确、可靠的亲子关系鉴定服务。蓝沙实验室采用高通量测序技术,并配备市面先进检测设备;为确保结果的准确性,实施了包含样本质检、生产质检、报告质检三层质检流程,结合生物信息分析与计算机数据分析技术,对检测过程进行严格的质量监控和比对,确保每一位客户都能得到精确可靠的鉴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