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鉴定真实故事,一幕幕人间悲喜剧!

2023.11.02 责任编辑:陈醒 阅读量:254

 两个“男友”谁是父亲
8年前,沙先生和郑先生一起热烈追求容貌出众的冯小姐,一个年轻英俊,一个事业有成。因为一时无法作出选择,小洁就同时和两个男人交往。不久,小洁怀孕了,她决定生下孩子,并选择与沙先生结婚,因为从时间上推定,沙先生是孩子的父亲。
 婚后,夫妻性格不和,动不动拳脚相向,并闹到了杭州法院,要求离婚。在抚养权上,两人起了分歧,一直对妻子有怀疑的沙先生放出话来:“如果孩子是我的,我理所当然承担起责任和义务,否则不可能。”他要求做亲子鉴定。DNA鉴定结果,沙先生果然不是孩子的生父。
 冯小姐想到了当年另一个男友郑先生,便向江干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郑先生抚养孩子。此时孔已经结婚,这么多年从未听冯小姐提起过孩子,他拒绝做亲子鉴定。冯小姐急了,威胁公开两人往事,郑先生怕影响现在的家庭,又看孩子长得确实像自己,就同意了做亲子鉴定。后经法院调解,最终达成抚养协议。
“借种”生子难要孩子
 义乌人马爱党和吴亮亮青梅竹马,婚后感情也不错。但结婚几年,吴亮亮就是肚子一直没有动静。两人到了省城医院检查后才知道,马爱党的精子浓度低,很难生育。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遇见了老同学郭毅,见郭毅身强力壮,夫妻俩想到了“借种”。经过马爱党做思想工作,郭毅答应“帮忙”。当年,吴亮亮足月产下一男婴,小孩子聪明伶俐,人见人爱。
 眼看儿子日渐长大,夫妻俩的感情却出了问题。经协商,两人同意离婚,但都要儿子的抚养权,于是闹上了法庭。
法庭上,吴亮亮向法官讲诉了当年“借种”的故事,而马爱党称妻子在胡说,自己完全有能力生育。吴亮亮要求去做亲子鉴定。缺少有关知识、又抱有侥幸心理的马爱党答应了。很快,亲子签定结果出来,马爱党和儿子自然没有血缘,儿子判给了吴亮亮。
 博士父亲“差生”儿子
 七年前,大学教授贾丹与贝宁经法院调解离异,双方当时商定,未满10周岁的儿子阿伟由父亲贾丹抚养,母亲每月付150元抚养费。
 去年,贾丹与前妻因抚养费问题发生纠纷,留洋博士贾丹说,儿子学习成绩不好,经常泡网吧,难以管教,一点也不像自己小时候经常考第一名。他还说,儿子相貌也不像自己,性格更不像,很有可能不是自己的亲生子。就这样,贾丹向法院提出要求做亲子鉴定。自认为没做过亏心事,前妻贝宁答应了。
 可拿到结果,贾丹傻了眼,儿子是他亲生的。他发誓要好好对孩子,可孩子心里却有了疙瘩,从此对父亲不理不睬,成绩更是一落千丈,父子间的隔阂越也来越大。
 八旬老翁“心病”去除
 在南宁工作多年的杨孙老汉,退休后回到老家台州。因为身体不好,孝顺的儿女帮老人请了个保姆。保姆当时30多岁,人勤快,样子也端正。由于保姆吃住都在杨家,日久生情,一个夏天的晚上,两人睡到了一张床上。不久,保姆怀孕,请假回了老家。时间长了,孙老汉渐渐淡忘这件事。
10多年后,八旬孙老汉生病在南宁住院,突然接到了法院传票,要求支付一个10岁小孩的抚养费。原来,保姆的老公死了,生活没有了依靠,想到当年与孙老汉的一段“孽缘”,保姆一口咬定这是孙老汉的孩子。老人和保姆的“丑事”在子女当中炸开了锅,他们无法接受一个比自己孩子还小的“妹妹”,于是要求做亲子鉴定,保姆同意了。省高院的法医赶到南宁,给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抽取血样,鉴定结果出来,无血缘关系。老人临终前,终于去了这块“心病”。
 
返回上页
意见反馈

类型

联系方式

内容

DNA鉴定

根据孟德尔遗传定律(亲子鉴定的理论基础),孩子身上的遗传物质一半来自于生物学父亲(简称“生父”),一半来自于生物学母亲(简称“生母”),每个基因座上的两个等位基因也分别来自生父和生母。DNA亲子鉴定就是根据科学技术将子女的DNA信息与父亲、母亲的DNA信息相比对,如果符合即是亲生关系,不符则非亲生。

蓝沙生物依托自主研发的多项国家专利技术,向广大社会公众提供准确、可靠的亲子关系鉴定服务。蓝沙实验室采用高通量测序技术,并配备市面先进检测设备;为确保结果的准确性,实施了包含样本质检、生产质检、报告质检三层质检流程,结合生物信息分析与计算机数据分析技术,对检测过程进行严格的质量监控和比对,确保每一位客户都能得到精确可靠的鉴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