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50%晚期乳腺癌患者肿瘤缩小,阿斯利康新一代PARP抑制剂临床结果发布

2024.04.10 责任编辑:陈醒 阅读量:70

近日,研究人员在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大会上公布了阿斯利康(AstraZeneca)公司开发的新一代PARP1抑制剂saruparib的最新临床试验结果。中期数据分析显示,saruparib在治疗同源重组修复(HRR)缺陷型晚期乳腺癌患者中显示出积极的客观缓解率和无进展生存期,近半数患者获得缓解。
虽然阻断PARP1酶可能足以阻止HRR缺陷型肿瘤的DNA修复,但美国FDA目前批准的所有PARP抑制剂都会阻断PARP1和PARP2,造成的潜在毒副作用限制了它们的用途。Saruparib是一种PARP1特异性抑制剂,由于saruparib不抑制PARP2的活性,它的毒性比其他PARP抑制剂低,因此可以以更高剂量给药。
PETRA是一项多中心1/2期临床试验,评估saruparib在306名经治HRR缺陷型乳腺、卵巢、胰腺或前列腺癌患者中的安全性、耐受性和有效性。患者的肿瘤在HRR相关基因中出现突变,包括:BRCA1BRCA2PALB2RAD51CRAD51D
数据显示,接受60毫克剂量saruparib治疗的31名乳腺癌患者中,客观缓解率为48.4%,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7.3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9.1个月。
安全性方面,在接受60毫克剂量治疗的141名各类癌症患者的队列中,92.2%的患者观察到不良事件,12.1%的患者经历了严重不良事件。76.6%的患者观察到与saruparib相关的不良事件,2.1%的患者出现与该药物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3.5%的患者因与saruparib相关的不良事件而中止治疗。研究人员表示观察到的不良事件严重程度与其它PARP抑制剂相比更为轻微。
药代动力学研究显示,在所有剂量水平,患者维持高水平的血液saruparib浓度,水平高于其它PARP抑制剂在临床试验中观察到的浓度。对活检获取的组织的分析显示saruparib可以抑制大约90%的PARP活性。
返回上页
意见反馈

类型

联系方式

内容

DNA鉴定

根据孟德尔遗传定律(亲子鉴定的理论基础),孩子身上的遗传物质一半来自于生物学父亲(简称“生父”),一半来自于生物学母亲(简称“生母”),每个基因座上的两个等位基因也分别来自生父和生母。DNA亲子鉴定就是根据科学技术将子女的DNA信息与父亲、母亲的DNA信息相比对,如果符合即是亲生关系,不符则非亲生。

蓝沙生物依托自主研发的多项国家专利技术,向广大社会公众提供准确、可靠的亲子关系鉴定服务。蓝沙实验室采用高通量测序技术,并配备市面先进检测设备;为确保结果的准确性,实施了包含样本质检、生产质检、报告质检三层质检流程,结合生物信息分析与计算机数据分析技术,对检测过程进行严格的质量监控和比对,确保每一位客户都能得到精确可靠的鉴定结果。